返回

從天使投資人再次變身創業者,鮑岳橋藏著什么心結?

2018-04-12 10:00:20 來源:網絡

640.jpeg

      時間對每一個程序員都十分不寬容,它的流逝也讓他們發際線靠后到幾近沒有,鮑岳橋就是其中一個。沒有野心外露的企業家的標配,他仿佛更像個老教授,適合過閑云野鶴般的生活。但是,他說自己是神仙老豹,豹子頭林沖的豹,到適當的時候,就會沖出來。

      作為中國最早成名的一批程序員之一,那時的馬化騰、馬云、雷軍還是行業內不知名的小輩。2014年,慢慢淡出江湖的鮑岳橋又再度出山創業,由毀人的游戲跨界到塑人的教育,這背后到底隱藏著什么緣由?


“一個人活著能干自己想干的事,是最重要的。”

      鮑岳橋說:“全國K12領域大概有1.8億的學生,其中有80%的學生學習狀態并不好。如果我去當個老師,也許我能影響一百人,如果我去做樂教樂學這樣的網絡平臺,就能批量的去改變很多人,讓他們的成長變得更開心一些,讓他們的學習效率變得更高一些。” 

      曾經,高中時成績極差的鮑岳橋,在新來老師的教導下考上了大學。他發現:“現在依然是一位老師決定著他所教的學生的命運——老師如果特別牛,他的學生就會很幸運;如果老師不負責任,學生可能就被荒廢了。教育的現實就是這么殘酷。”從此做教育成了他結在心中的疙瘩。陸續的教育投資失敗,讓他終于下定決心自己創業,“如果自己不跳進來,這個事肯定做不成,如果想做成,自己就要跳進來,光通過投資這種方式可能不行,畢竟做好教育不是件容易的事。”


640-2.jpeg

      實際上,信息化促使我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在過去兩千多年以來,教育都沒有發生過質的變化。通常情況下,老師的工作只依賴于教學本身,不是說老師不需要輔助,而是沒有找到愛不釋手的產品。樂教樂學首先就要抓住老師的剛需,想辦法把這些痛點都集中起來解決。此外,減少城鄉教育差距,利用大數據等技術分析實現因材施教,都需要借助信息化。鮑岳橋認為:“技術的發展特別是教育技術的發展,對任何一個國家都是特別重要的事情,所以教育上邁出的一小步,都將是社會發展的一大步。”

      三年多的時間,全身心的投入,使鮑岳橋獲得了很強的成就感。更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在2017年中關村創新論壇上,他從眾多企業人物當中脫穎而出,獲得了中國自主創新創業人物獎。


“得失”二字,鮑岳橋自始至終不知道怎么寫

      鮑岳橋說:這將是他最后一次創業。其實,2007年之后,鮑岳橋就做起了天使投資人,“我喜歡做一些從無到有的東西,競爭特別激烈的紅海,跟人家打得頭破血流的東西不太適合我”,對于為什么選擇專注天使輪,鮑岳橋這樣解釋。

640-3.jpeg

      而做天使投資就是廣泛撒網,早期創業項目成功率很低,要做一個成功的案子多半跟運氣有關。即使在天使階段做特別多的理性判斷,最終對成功的影響并不是那么大。鮑岳橋就屬于對投資比較感性的人,只要自己喜歡的項目,喜歡的團隊就會去投。所以他經常連續投資有很多團隊。他說:“反正就是投人,看到這個人靠譜,或者這個事好玩,可能今天聊完明天就打錢。做天使不就是這樣的嘛。”

      比如說,鮑岳橋為了拯救自己的記憶力,上網搜索是否有人在做此方面的創業項目,后來搜到了“記憶日”,這個項目和他的想法簡直一模一樣,當即打電話約負責人羅敏見面,第一次見面,第二天就砸錢了。鮑岳橋回憶說,當時還將親戚的生日都記在里面,有一次舅舅過生日,他提前寄去禮物,轟動了整個村子。但是后來這個項目失敗了,他的記憶日也丟失了。他說:“天使投資就像押寶一樣,如果押中一個,可能其它失敗的幾十個就全回來了。天使投資人也是看中利益的,這是投資的必然行為,所以不要被天使這兩個字迷惑了。”

      只不過鮑岳橋是一個樂觀主義者,這種比較遺憾的事情在他心里很快就會過去,不會總是耿耿于懷,他認為這個有可能是遺傳。即使50歲了,有時候走路也像個孩子一樣蹦蹦跳跳的。這樣的性格幫他在做事的時候會看得更簡單,更積極一些。

      回顧鮑岳橋過去的二十年,從享譽世界的第一代程序員到中國互聯網的拓荒者,從天使投資人到一線創業者。鮑岳橋雖然稱不上“中國互聯網一哥”卻創造了許多奇跡。事業,玩樂收放自如,也許人生最高的追求不過如此。



大香蕉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