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鮑岳橋:從心出發再創業

2018-04-09 10:22:57 來源:小康雜志社

      很多朋友對鮑岳橋的這次創業甚為不解,在線教育的水太深,許多人懷抱教育情懷、滿腔熱血沖入其中,最后輸得很慘。他說:“如果能夠把這件事情做成,那這輩子就真的心滿意足了。” 

文|《小康》記者袁帥 

  鮑岳橋是個傳奇人物,早在Windows操作系統之前,他發明的UCDOS漢字系統,就已經名揚國內,市場占有率高達95%,玩電腦的幾乎無人不曉。1998年他創立的聯眾游戲再次風靡全國,成為當時國內最大的游戲網站,注冊用戶高達5億,很多人都是因為聯眾才買的電腦。2007年后,他轉入投資圈,7年投了70多個項目,又成為國內著名的天使投資人。這是一個滿身光環的人。 

  如今,他又投身到了教育行業,能否把游戲的趣味性和量化的理念應用到互聯網教育中去,從而吸引更多孩子主動而有奔頭地學習呢?鮑岳橋一直在思考。 

  鐘情“IT+教育”已久 

  近日,在“2017年中關村創新論壇”上,鮑岳橋作為樂教樂學董事長獲得了“中國自主創新人物獎”,他坦言,這是行業對他的肯定,但也是對他及樂教樂學提出的更高要求和挑戰。畢竟“現在成功的教育企業基本都是做培訓的,很少有從事教育信息化的成功企業”。 

  近年來,鮑岳橋一直過著閑云野鶴般的生活。“想在退休前再做點實事。”于是,他瞄準了教育。2014年,鮑岳橋在接近“知天命”的年齡,再次出山創業“樂教樂學”,這個決定看似簡單、隨意,其實這里面有縝密的思考、專業的調研。很多朋友對他的這次創業甚為不解,在線教育的水太深,許多人懷抱教育情懷、滿腔熱血沖入其中,最后輸得很慘。他說:“如果能夠把這件事情做成,那這輩子就真的心滿意足了。” 

 “曾經,我就讀一所普通高中,那所學校好多年沒考出過大學生了。由于偏科嚴重,我的英語成績經常不及格,我以為我會無緣象牙塔。”鮑岳橋對過往沒有絲毫遮掩。萬萬沒想到,高二那年鮑岳橋迎來了一位新英語老師,她煥然一新的趣味化的教學方式,讓鮑岳橋對英語重新燃起熱情,并助力鮑岳橋走進了杭州大學的校園。這件事讓鮑岳橋驚喜地意識到,一位好老師對學生的一生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甚至影響他的人生走向。 

 “除了教材和教學流程的標準化外,教育從沒發生過根本性的變化,現在依然是老師決定學生的命運。如果老師的教學水平高,那么他的學生很幸運;反之,學生的一生都可能因此荒廢。”通過信息化讓城鄉教育資源更加均衡,這是樂教樂學所致力于解決的痛點之一。對于樂教樂學的學生用戶來說,無論是身處偏遠地區還是居住在大城市,都可以在樂教樂學上觀看優秀教師的習題視頻講解,享受到同樣優質的教學資源。 

  信息技術對教育的影響度,實質上不能以信息技術使用的數量為準則,而應以使用的實際效果為最高標準。樂教樂學致力解決的另一大痛點是如何讓學生愛上學習。作為中國曾經最大的棋牌游戲網站聯眾的創始人,鮑岳橋直言不諱:“為什么游戲會受到追捧,甚至有人沉迷于其中能自拔?因為玩家可以從中獲得成就感。”一般游戲中的指示都很明確,玩家在線多久,再打幾局可以晉級,讓人覺得希望在前,有所期待。但是學習不具備如此量化的特點,學生不知道付出多大努力后能學會一個知識點,甚至感覺有點兒“苦海無涯”,這是學習枯燥無趣的原因之一。能否把這樣的游戲理念應用到互聯網教育中去,從而吸引更多孩子主動而有奔頭地學習呢? 

  本著這樣的信念,經過不斷的探索、實踐,2015年,集人人通、教學管理、工具、資源、游戲化學習于一體的跨平臺產品“樂教樂學”正式上線運營。截至目前,該平臺已走進兩萬多所學校,注冊用戶高達近3000萬人,日均活躍用戶540余萬人。這樣的數字增長是多少平臺可遇不可求的,在采訪中,鮑岳橋向記者介紹說:“樂教樂學和全國50余個地市教育局開展相關的合作,用戶可免費使用平臺資源。此外,教育部規定,今年初中以上人人通平臺的注冊率要達到80%。”這讓樂教樂學迎來了政策利好,與其發展需求不謀而合。 

  拓展用戶并保持用戶活躍度是另一個課題。鮑岳橋坦言,“想要留住用戶,必須要讓家長和老師參與其中,尤其是老師。”他表示,趣味教學雖然能抓住孩子的心,但教育資源的取舍權在于教師,并非學生用戶本身,孩子的喜好、辨別力不是決定性因素,這也是與鮑岳橋此前運營、管理的產品與眾不同的新挑戰。幾十元的線上課程和上萬元的線下培訓班,家長往往更傾向于后者,這是所有線上教育所面臨的共性難題。 

  想讓學生用戶經常使用,就需要老師的帶動。樂教樂學首先定的小目標就是成為教師教學中的必備工具。沒時間批改作業怎么辦?沒有時間給學生出課后練習題怎么辦?無法了解學生的學習難點怎么辦?針對上述問題,樂教樂學做了大量的工作幫助老師減負增效。首先,樂教樂學建立了強大的題庫,題庫中的知識點與教材同步,老師在教學過程中,可以隨時針對教學進度調取教學內容,課后可以從題庫中調取練習題安排課后作業,學生通過平臺完成作業提交后馬上就能知道完成的結果如何,同時老師也會針對班級學生完成的情況找出教學難點,便于老師有針對性地開展教學工作,這樣不但為老師節約了大量的時間,同時提高了教學效率。除此之外,樂教樂學還為全國教師提供共享資源平臺,每個科目的每個知識點都來自全國各地教師們分享的大量教學、輔導資料,全國任何地區的老師都可以引用和完善。 

 

       面向所有用戶提供免費服務,樂教樂學如何維系運營繼而究竟能走多遠呢?對此鮑岳橋表示,體量是關鍵。他舉例說,在擁有一定用戶量后,平臺可大批量地以進貨價從廠家提貨,以低于市場價的價格為用戶提供剛需的、特惠的學習用品,用戶在獲得實惠的同時樂教樂學也可以獲得相應的中間利潤,雖然只有微量差價,但聚少成多便是巨大利潤。 

  眼下,樂教樂學已躋身互聯網教育平臺中佼佼者之列,然而“IT+教育”在鮑岳橋心中的前世今生,還要從他的“碼農”生涯說起。 

  無心插柳柳成蔭 

 

  1989年,大學剛畢業的鮑岳橋被分配到了杭州橡膠廠工作。雖然拿到了國企的鐵飯碗,但每天循規蹈矩的生活讓年輕氣盛的他不禁感慨,“我在大學學了計算數學專業,這一輩子就這樣了?”雖然感慨生活平淡,但鮑岳橋并不確定改變該從何下手。之后的一次無意中的幫忙,讓他的人生得以徹底改變。 

  那時還沒有反編譯軟件,鮑岳橋的同學拜托他幫忙修改軟件。雖然鮑岳橋心里也沒底,但出于對編程的喜愛,他決定試一試。苦心鉆研了一周后,他竟然真的研究出了一款反編譯軟件。當時他根本沒意識到這個軟件的商業價值,直到有天他在《計算機世界報》上看到了賣反編譯軟件的廣告才恍然大悟。登一條出售自己編寫軟件的廣告試試?詢價后鮑岳橋嚇了一跳,火柴盒大小的版面廣告費竟然要一千多!可他當時的工資每月只有幾十塊錢,無奈的鮑岳橋只得作罷。如今回想往事,鮑岳橋略顯遺憾,“如果當初借錢登了廣告,之后的路會不會不一樣?” 

  無法更廣泛地推廣自己的軟件并不影響鮑岳橋在計算機領域進一步的鉆研,他大膽確定了下一個目標,研發一款提高打字速度的輸入法軟件。這應該是所有網民都需要的,想想他就有些迫不及待。很快他便成功編寫了一款輸入法,但在尋找收購公司時卻被“漢字系統那么復雜,不是哪個輸入法都能掛在上面”為由拒絕。于是他計劃三個人合伙用三個月時間研發出一套漢字系統,結果他一個人一個月就研發成功了,更關鍵的是他的產品各方面性能都優于當時的同類產品。 

  這一次,鮑岳橋不能再錯過機會,他再也無法壓抑內心的火焰,毅然和同事湊了一千多塊錢,在《計算機世界報》上做了平生的第一個廣告,開始銷售自己研發的反編譯系統和漢字系統。一個月后,鮑岳橋成了當時鮮有的萬元戶。他研發的UCDOS漢字系統也一度占據了中國市場97%的份額。1998年,計算機DOS系統步入黃昏,Windows系統取而代之,UCDOS漢字系統隨之淹沒在系統更迭中。鮑岳橋沒有同旁人一樣感到唏噓,相反,嗅覺敏銳的他在互聯網的重巒疊嶂中看到了微露的曙光。 

  中國最大游戲網站誕生 

  還在工廠工作時,鮑岳橋就喜歡棋牌游戲,每到周末,他經常會和朋友玩個通宵。對于棋牌游戲的熱愛讓他漸漸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能不能把棋牌游戲搬到網上呢?鮑岳橋決定大膽一試,于是他和兩位朋友每人湊了4萬塊錢,搭建起網站的基本架構。隨后,他們向江民軟件公司創始人王江民借了50萬元,注冊成立了聯眾互聯網公司。 

  生命相同,生存相似,和所有創業者一樣,公司創建之初,一切都在探索、開拓、堅持之中。那時鮑岳橋還不像現在這樣善于拓展用戶,為了推廣網站,他常去其他網站下棋,之后便把自己的網站推薦給對方。用戶少的時候經常會遇到棋“無”對手的尷尬局面,鮑岳橋就自己開三個號來陪一個用戶打牌。秉承著這股韌勁,聯眾漸漸被棋友們熟知。在互聯網并不發達的1998年,聯眾同時在線用戶已達千余人,成為當時成長最快的互聯網公司之一。 

  然而市場中并購、收購等資本運作在所難免,炙手可熱、成長性強的聯眾隨后被海虹控股子公司中公網以500萬元的價格收購了79%的股份。對此,鮑岳橋也曾感慨聯眾與機遇擦肩而過,“當時經驗并不豐富,如果公司結構合理,投資聯眾的或將是外國VC,公司的發展方向、策略方針都會不一樣”。2003年,騰訊高調宣布進入互聯網休閑游戲市場,聯眾迎來了終結的時代。“當初騰訊決定做游戲的時候,我們就在內部預計他們必然會在哪一天超過我們。”鮑岳橋平靜地說道,“騰訊沒有挖聯眾用戶,它開發的都是新用戶,這是大魚被更大的魚吞吃的殘酷過程,無法阻擋。”鮑岳橋面臨抉擇,他知道,是時候“退出”了。 

  走一條別人沒走過的路 

  離開聯眾后,鮑岳橋轉行做了天使投資人。然而他投資的理念有點與眾不同,別人投資,投的是前景好、模式好、創意棒的項目,而鮑岳橋投資看重的是做項目的人,人靠譜生意才靠譜,志同才能道合。 

  工作閑暇時,鮑岳橋就去無人區越野。巴丹吉林沙漠、“死亡之海”羅布泊……處處都有“神仙老豹”的身影縱橫。“探險的感覺讓人著迷。” 

  “很多景色是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佇立于天蒼蒼、野茫茫中,猶如到了另一個星球。”昆侖山冰川覆蓋,連綿不絕,“老豹”曾在無人區遇見過一片20多公里的湖,湖面半冰半水,岸上一米厚的大冰塊參差錯落,天空風起云涌呈現出魔幻般的色彩,他驚嘆仿佛回到了遠古,望天似穹廬,籠蓋四野,日暮風沙天地間,仿佛置身永恒。后來“老豹”也曾重回故地,卻再也沒有見到當時那樣的景致。 

  “老豹”坦言,無人區雖無人,但偶爾還是會遇見狼、熊。如何應對這些野生動物,與它們共存,蘊含人生哲理。“一群野牦牛看見人時會逃跑,因為一只牦牛跑,其他千軍萬馬就會一呼百應。但是如果只有一只牦牛遇到人,它絕對不跑,因為它知道只能靠自己。”有次車隊路遇一只野牦牛,雙方僵持不下,等待許久兩方都沒有退讓。后來車隊倒車,想讓牦牛先過,誰知這頭牛以為車隊怕它了,反而得寸進尺,像一塊巨大的隕石般沖向車隊。當牛角撞上巨大的車輪時,牦牛終于知道自己不是這伙人的對手,于是喘著粗氣用蹄子刨了幾下地面后,揚長而去,一路絕塵。 

  別人沒走過的路給了鮑岳橋別人無法感受過的啟示,他沉醉于這樣原始的環境中,因為在這里,他可以融入自然,聆聽內心。

 


大香蕉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