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物專訪】鮑岳橋:不只是一個時代的傳奇

2017-05-11 13:54:04 來源:中關村雜志

111111.png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jpg


      看到鮑岳橋總讓記者想起馬云,可能因為他倆長得都比較“洋氣”,也可能因為他倆的內心都有一種強大的爆發力。雖然今天二者已不能同日而語,但二十多年前,從UCDOS流行的那一天起,鮑岳橋就成了中國無數程序員的偶像,而當時的馬云還只是無名小輩。1998年,鮑岳橋又創辦了當時中國最大的棋牌游戲網站聯眾,成為中國互聯網產業的拓荒者之一。

      初出茅廬的鮑岳橋運氣一直很好,直到2003年騰訊QQ游戲的出現,終結了鮑岳橋創造的傳奇。“當初騰訊決定做游戲的時候,我們就在內部預計他們必然會在哪一天超過我們。”鮑岳橋的語氣既平靜又冷靜,其實他對騰訊并沒有網上謠傳的那么多怨念,“騰訊的用戶都是新用戶,而不是從我們這挖走的用戶。一個更大的平臺干掉一個游戲平臺,這是無法阻擋的結果。”他點燃一支煙,風輕云淡地說起往事。

      又過了四年,在聯眾經過兩次并購重組后,鮑岳橋毅然離開他一手打下的江山,轉行做天使投資人。從此,鮑岳橋過上了神仙一般的日子——在北京的時候就看看項目,其他時間就去無人區越野。他用7年時間投了70多個項目,與此同時,他幾乎闖遍了中國的沙漠無人區,成為了越野圈兒里知名的“神仙老豹”。

      從享譽中國的第一代程序員到中國互聯網產業的拓荒者,再到著名天使投資人和越野圈兒的神仙老豹,過去的二十多年里,鮑岳橋雖然稱不上“中國互聯網一哥”,卻創造了許多傳奇,就連玩兒都玩兒到了極致,人生追求不過如此!

      出人意料的是,2014年,過了7年閑云野鶴般生活的神仙老豹突然重出江湖,創辦了人人通教育平臺樂教樂學。這無疑是老豹的又一次豪賭,這一次,他能笑到最后嗎?

 


程序員闖蕩中關村

      其實讓鮑岳橋火起來的不是聯眾,早在1993年UCDOS問世的時候,他的名字就紅遍中國大江南北了。

      鮑岳橋的橫空出世,憑的是三分運氣,七分天賦。1989年,他剛剛大學畢業就被分配到了杭州橡膠廠電腦室工作。在動亂年代,能拿到國企的鐵飯碗兒,已經讓周圍人羨慕嫉妒恨了。那時候他沒想過要來北京,以為自己一輩子就在橡膠廠了。

      沒想到,愛好竟然成了改變鮑岳橋命運的導火索。有一次,同學買了一套軟件,但很不實用,想改一下,又沒有反編譯軟件,改不了。這時他突然想到了精通電腦的鮑岳橋,情急之下,同學把軟件原盤寄給了鮑岳橋,讓他試著改一下。鮑岳橋雖然心里也沒底,但以他的性格,別人做不成的事兒如果他做成了,那種成就感和幸福指數一定會飆升!他悶頭研究了一個禮拜,竟然真的研究出了一款反編譯軟件,然后順利地把軟件改好給同學寄回去了。

      這下鮑岳橋可有了新的談資,走到哪兒都雄赳赳氣昂昂的。當時他并沒有意識到反編譯軟件還有商業價值。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在《計算機世界報》上看到了賣反編譯軟件的廣告,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寫的軟件竟然還能賣錢!這時他靈機一動,要不自己也登一條廣告試試?結果一咨詢才知道,《計算機世界報》最便宜的1/8版廣告費還得1080塊錢,當時他的工資只有幾十塊錢,根本付不起高昂的廣告費,他最終放棄了。

      日子又漸漸恢復到往日的平靜中。橡膠廠的工作并沒有想象中的忙,一有時間鮑岳橋就琢磨著找點什么事兒干。干點兒什么呢?他想到要發明一款能真正提高打字速度的輸入法。因為他是南方人,拼音不好,五筆打字又太難學,“當時中國搞輸入法的很多,萬馬奔騰,干脆我也搞一個!”不得不承認,鮑岳橋頗有天賦,很快他就成功研制了一款輸入法,即便拼音不好,也可以每分鐘輸入近100字,不僅輸入速度快,準確率也更高。這款輸入法的成功研制,點燃了鮑岳橋內心的熊熊火焰。

      當時北京希望電腦公司有一套漢字系統,鮑岳橋找到希望公司,想把自己的輸入法嵌入到這套漢字系統下面。結果被對方一口回絕了,“漢字系統那么難搞,哪能隨便一個輸入法都想掛上面呢!”

      這番話刺激到了鮑岳橋,殊不知,那一年,鮑岳橋用一個月的時間對當時中國最流行的由吳曉軍研制的2.13漢字系統進行了全面的剖析,并出版了一本書。“當時我感覺漢字系統也沒有他說的那么難啊,我在坐火車回杭州的路上就決定,我一定要搞個漢字系統給他看看。”鮑岳橋想為自己爭口氣。

      原本鮑岳橋計劃3個人花3個月時間研發出一套漢字系統,結果他一個人一個月就研發成功了,而且各方面性能均優越于當時最優秀的漢字系統。“當時我太激動了,那種成就感不是用錢能衡量的。”說起那段經歷,鮑岳橋依然激動不已,那種自豪感絕不減當年。

      那是1992年,25歲的鮑岳橋研制的反編譯系統和漢字系統,讓很多業界資深專家都為其折服,甚至覺得不可思議。他再也無法壓抑內心燃燒的熊熊火焰,這次他做了個決定,和同事一起湊了1080塊錢,在《計算機世界報》上做了個廣告,第一次公開銷售自己研制的反編譯系統和漢字系統。結果,一個月后,鮑岳橋就收到了一兩萬塊錢的匯款,他就這樣輕而易舉地成了“萬元戶”!

      之后,鮑岳橋干脆將漢字系統交給希望公司代賣,一年之后,因為銷售業績不理想,他想親自來北京看看,“到北京后,我就有一種感覺,如果我不在這兒待著這事兒肯定沒戲。因為沒有人比我更了解這款產品。” 就這樣,鮑岳橋“誤打誤撞”地來到了北京,之后再也沒回去,那一年他26歲。

      隨后UCDOS漢字系統風靡全中國,曾一度占據中國大陸市場97%的市場份額。在計算機DOS系統風行的年代,只要你打開UCDOS,眼前就會出現一行醒目的文字:研制人鮑岳橋。那簡單的六個字,就是那個年代程序員們的終極夢想。




“出走”聯眾


232323232.jpg

 鮑岳橋創辦的聯眾曾一度是中國最大的棋牌游戲網站


      1998年,計算機DOS系統的時代已走到尾聲,windows中文版取而代之。鮑岳橋驚艷一時的漢字系統,也隨之淹沒在計算機系統的更迭里。

      鮑岳橋并不為此感到惋惜,反而兩眼放光,他看到新的曙光來了!

      在多數人沉浸在實體經濟的年代,鮑岳橋發現互聯網的大門正在悄無聲息地緩緩打開。那時候,每到周末鮑岳橋家里就成了朋友們的據點兒,他們經常通宵打“拖拉機”。“為什么不能把游戲搬到網上呢?”鮑岳橋靈機一動,“好像中國人都比較喜歡棋牌游戲,干脆做個棋牌游戲網站吧!”

      這個構想激發了鮑岳橋的創業激情,沒有機會也要創造機會,于是他和簡晶、王建華一人出了4萬塊錢,三個人一起把網站搭建起來。短短兩三個月,網站就基本成型了。之后,他們管江民軟件公司創始人王江民借了50萬元,聯眾正式注冊成立。

      聯眾創建初期沒有人氣,一個用戶也沒有的時候,鮑岳橋就去別的網站跟人下棋,下完棋就把自己的網站推薦給對方。用戶來了也經常遇到尷尬場面——沒有對手!兩人的游戲還好說,像“拖拉機”這樣的游戲得四個人才能打,為了留住用戶,鮑岳橋就開三個號來陪一個用戶打牌。“那時候他們都管我叫‘三陪’。”想起那個外號兒,鮑岳橋自己也憋不住笑。

      漸漸的,聯眾的人氣旺了起來,1998年年底,聯眾同時在線用戶已達到了1000人,成為了當時成長最快的互聯網公司之一。樹大招風,次年5月,海虹控股子公司中公網斥資500萬元收購了聯眾79%的股份。這次的并購案為鮑岳橋最終的“出走”埋下了深深的伏筆。“被一個A股上市公司控股79%的公司,VC已經很難進入了,如果我們結構合理的話,老早就會有外國的VC投進來,公司的很多發展、策略都會不一樣。”鮑岳橋感慨聯眾錯失了很多機會和可能性。

      好的方面是,隨著資本的介入,以及用戶量的不斷積累,聯眾很快就發展成為中國最大的棋牌游戲網站,這一點超出了鮑岳橋的想象,更加超出他想象的是,2004年,正在聯眾發展得春風得意的時候,騰訊高調宣布進入互聯網休閑游戲市場。QQ游戲第一個公開測試版本從平臺到游戲設計都是聯眾游戲的翻版,甚至連游戲圖標都沒有改。盡管如此,騰訊仍然依靠QQ的龐大人氣,在一年之后就超越了聯眾,坐上了中國第一休閑游戲門戶的寶座。

      聯眾作為一個大型棋牌游戲平臺,想打敗體量更大的騰訊,幾乎沒有勝利的可能。2004年4月,聯眾經過艱難的抉擇,最終以1億美金賣給了韓國NHN集團,NHN占股50%,其中包含海虹控股的29%,以及三位創始人的全部股份。2007年,鮑岳橋正式離開了聯眾一線崗位,開始了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從某種角度看,鮑岳橋的“出走”是明智的。也許他的骨子里是不服輸的,與其留下來打一場不可能勝利的戰爭,不如離開尋找更多的可能性。這也是他為什么轉做天使投資人的原因,“我喜歡一些從無到有的東西,競爭特別激烈的紅海,跟人家打得頭破血流的東西不太適合我。”這句話應該是鮑岳橋內心的真實寫照,當年他寫出反編譯工具的時候,僅僅是為了幫同學一個忙;研制輸入法,僅僅是因為自己拼音不好;開發漢字系統,也只為爭口氣……他沒想到這些東西會成為他生命歷程中的關鍵節點,更沒想到“玩兒一玩兒”竟然也能改變命運。然而創辦聯眾,他是帶著夢想開始的,但也從沒想過成為多么偉大的企業家。我想鮑岳橋是有野心的,但他總是表現得不那么張揚,如果最終成功了,他會很滿足,但是失敗了也絕對打不垮他。這種伸縮自如的韌性才是鮑岳橋的獨門武器。

      2007年離開聯眾之后,經歷了多年高壓創業生活的鮑岳橋,準備給自己放個長假。這一放,就是7年。每年他都有半年時間在外面玩兒,他癡迷于在茫茫無際的沙洲里沖浪的感覺,他幾乎闖遍了中國所有的沙漠無人區,翻越昆侖山,雪中戲沙科爾沁,沖浪庫布齊沙漠,穿越巴丹吉林沙漠,征服“死亡之海”羅布泊……每一場旅程都有一段驚心動魄的故事。

      玩兒累了,他就回北京看看項目。“其實我滿腦子有很多想法,但是一個人做好一件事都很不容易,更不可能同時做N種事情了。所以我決定做早期投資,有和我想法一樣的人愿意做,我就投點錢和想法就行了。”這就是老豹變神仙的秘訣。

      鮑岳橋沒想到,實際上他無形中給自己挖了個大坑。投資看似輕松愉快,一旦項目遇到問題,他也一樣跟著著急上火。在他投資的諸多項目中,有一個最早期投資的項目,是他早在2004年就投資的“一起學習樂園”。10年過去了,花了不少錢,但是平臺并沒有實現爆發式增長。當時有人想買下這家公司,鮑岳橋一想,干脆賣給他算了,自己做個小股東也挺滋潤。但轉念一想,又覺得孵化十年的項目拱手讓了讓很可惜,“我斗爭了很長時間,后來想起了雷軍,他創辦小米的時候年紀也不小了,他的成功創業讓我知道,其實不一定只有二十多歲才是創業的年紀。我又一直想干一點教育方面的事情,就下了決心跳進來。”

      命運的轉輪,再一次發動了。




老豹的回歸

      采訪時,看著坐在樂教樂學董事長辦公室的鮑岳橋,記者似乎還有些感覺不太真實。在滾滾黃沙中馳騁的神仙老豹給記者留下的印象太深了——無垠的沙海就在眼前,老豹開著車在沙山中迂回馳騁,忽然一道近乎直立的山坡出現在眼前,他停了下來,然后開始向后倒退,在你以為他要放棄的時候,老豹猛地踩起油門,向陡峭到不可思議的沙山峰頂猛沖過去,車輪飛速旋轉,細沙如洪水一般從車子兩側噴薄而出……他成功登頂了!

      “那種感覺真的很容易讓人上癮!”眼前的鮑岳橋好像又變成了神仙老豹。

      “您過了7年神仙般的日子,突然回來創業,心能收回來嗎?”記者心生疑問。

      “我那7年,肯定要比一般人瀟灑得多。”他又點上一支煙,內心依然激情澎湃,“我也一直問我自己,還能回到那個狀態嗎?至少到目前為止,我證明我還是可以回來的。從2015年公司成立之后,除了帶著一些合作伙伴搞活動之外,我就沒有出去玩兒過一次。”

      不得不說,鮑岳橋的毅力和決心是驚人的。他自始至終堅持一個觀點,“要么不干,要干就得全力以赴,玩兒命干。就算真的這樣做了,大部分還是失敗的,如果不這樣做,肯定沒戲。”

      鮑岳橋雖然為這次“回歸”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但他還是不敢打包票,“在教育行業里,成功的基本都是做培訓的,教育信息化真正成功的企業非常少。”他若有所思,“但我就想為教育做點事兒,我覺得還是有點兒情懷吧,人總不能只是為了錢。”

      從鮑岳橋的經歷不難看出,他所謂的“情懷”并不虛偽。

      上高中的時候,鮑岳橋就讀的浙江余姚的一所普通高中已經很多年沒出過一個大學生了。當時鮑岳橋的成績也根本考不上大學,因為他的英語就從來沒有及格過。

      轉折有時不期而遇。在高二的時候,班里換了一位新來的英語老師,她的英語課完全不一樣,她用循序漸進的趣味化教學方式吸引學生,結果一個月后的考試中,鮑岳橋拿到了人生第一次英語及格。高考后,他成功考入了杭州大學數學系。

      在大學期間,鮑岳橋第一次接觸電腦,忽然間,他的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我實在太喜歡電腦了!那個時候我就預感到,電腦技術可能會對整個世界帶來巨大的變革。”直到現在,鮑岳橋對電腦的迷戀似乎還沒有減弱,一提起電腦,他就異常興奮!

      “回過頭來看,我之所以有今天,真的要感謝我的英語老師。我做教育的初心也是因為這個,我希望有更多人像我一樣幸運,我也想像我的老師那樣改變其他人,當然,我想改變的不是一兩個人,而是10萬,100萬,甚至更多人。這是我的最大追求。”50歲的鮑岳橋還是有夢想的。

      2004年,鮑岳橋投資創建了北京樂教樂學公司,他的設想很美好,“我決心用電腦技術改變學生的學習方式與行為,我要讓游戲化學習在中國遍地開花。”說干就干,歷時4年研發,樂教樂學公司的第一款產品“一起學習樂園”問世了。產品隨后獲得了中央電教館的大力表揚,在不到1年里就獲得了100余萬學生用戶。

      幸福來得太突然了,甚至掩蓋了許多真相。當時“神游”在外的鮑岳橋也忽視了這一點,“最開始我們把教育想得太簡單了,教育跟游戲不一樣,游戲是自己說了算,教育的復雜之處在于它是家長慎重考慮之后做出的決定,而孩子喜不喜歡只是次要因素。雖然當時這個平臺已經改變了很多人,但是家長覺得還是找個線下培訓班更好。家長在線下交1萬塊錢都不覺得貴,但是在線上讓他掏20塊錢都認為很貴。”遇到了挫折,鮑岳橋才明白自己真正要面對的是什么,“其實在線教育就是一個坑,一開始大家都覺得只要孩子喜歡就可以了,其實沒那么簡單,還有家長、老師層面的因素。”

      到了2012年,“一起學習樂園”陷入了困惑之中。當一個人或公司陷入困惑時,無非兩種選擇,退縮或者再次前進。而鮑岳橋選擇了后者,因為他堅信信息技術一定會深入教育教學,并讓其變得更好。

于是鮑岳橋決定親自出山,帶領團隊放棄了原來的思路,將移動互聯網技術與教育教學相結合。歷時2年半,終于推出了全新的跨平臺產品“樂教樂學”——集人人通、日常教學、教學資源、游戲化學習、學校管理于一體,用全新的理念去服務于教育教學。

     “我知道,把這件事兒做成不容易,但如果我真做成了,就會覺得特別圓滿。”重出江湖的鮑岳橋信心十足。


(此圖放在第三個小標題后半部分,靠近最后一個小標題附近。圖片中的文字全部去掉,只保留右半部分的圖)樂教樂學不僅僅是一個人人通平臺,它集教學管理、教學工具、教學資源、家校共育、在線交流、趣味學習于一體.png

樂教樂學不僅僅是一個人人通平臺,它集教學管理、教學工具、教學資源、家校共育、在線交流、趣味學習于一體




無顛覆不出手

      30年前,鮑岳橋就意識到電腦技術可能會對整個世界帶來巨大的變革。今天,我們生活所面對的一切,幾乎都已經被信息化改造了。顛覆傳統教育的時代也隨之來臨。

      鮑岳橋發現,在過去兩千多年以來,教育都沒有發生過質的變化。只有工業革命之后發生了一個變化,就是教材標準化,教學流程標準化。但在鮑岳橋眼里,這并沒有改變教學的本質,“現在依然是一位老師決定著他所教的學生的命運——老師如果特別牛,他的學生就會很幸運;如果老師不負責任,學生可能就被荒廢了。教育的現實就是這么殘酷。”鮑岳橋說,“信息化是最有可能改變教育精神的!要想減少城市和農村的教育差距,就得靠信息化,它能讓教育資源更均衡。而且,教育信息化以后,通過大數據等技術,學生在整個群體里的表現會被描繪出來,系統會智能化地給老師提供很多指導性意見。”鮑岳橋所描繪的教育信息化藍圖,不正是我們對未來教育的期待嗎?

     理想是美好的,但現實很殘酷。在教育信息化的探索上,鮑岳橋不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他也是摸著石頭過河,因為在他之前,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可以借鑒的成功案例。轉型后的樂教樂學,真能朝著鮑岳橋所希望的方向順利發展嗎?記者不禁為他捏把汗!

      2016年,樂教樂學正式面向社會開放后,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快速拓展用戶。這次鮑岳橋該從哪里找突破點呢?記者心生疑問。

     “拓展用戶很簡單。”鮑岳橋的回答出乎記者的意料,“教育部規定,要求今年初中以上人人通平臺的注冊率要達到80%。”這與樂教樂學的發展需求不謀而合。但是怎么留住用戶就是問題了。相比起做游戲,做教育則完全是另外一碼事,鮑岳橋意識到,“想要留住用戶,必須要讓家長和老師參與進來,尤其是老師。”

      破解問題的關鍵雖然找到了,但是一款信息化教學產品想要讓老師認可,簡直難如登天!在過去幾年里,老師經受了各種粗制濫造的教育信息化產品的洗禮,變得特別敏感,如今,當一款新產品擺在面前的時候,老師的第一反應是:“又來了……”鮑岳橋不禁感嘆,“我們深受其害啊!”

      想要真正留住用戶,唯一的辦法只能是把產品做到極致了。如何讓老師接受并喜歡樂教樂學呢?鮑岳橋和他的團隊在這個問題上花了很多心思,“我們首先要讓樂教樂學成為老師在教學工作中的必備工具。”

      樂教樂學首先抓住了老師在教學過程中遇到的痛點,然后通過技術手段解決痛點。老師沒時間批改作業怎么辦?樂教樂學為老師和學生提供了平臺,學生完成作業后,可以在樂教樂學上核對答案。課堂時間有限,習題沒時間一一講解怎么辦?老師可以錄制講解視頻,讓學生們在樂教樂學上觀看視頻講解。面對學習成績不一的學生,如何更加合理地給每個學生布置作業?樂教樂學可以通過大數據等技術手段,協助老師更加合理地布置作業。教學資源封閉,老師查找資料資源有限怎么辦?樂教樂學為全國的教師提供開放的共享資源平臺,經過樂教樂學的審核,每一個科目的每一個知識點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不同的老師們分享的大量教學、輔導資料。在這里,即便是鄉村教師,也可以獲取最優質的教學材料;即便是在山區讀書的孩子,只要有網絡,就可以觀看到全國優秀教師的視頻講解……

     這真是一場信息化教學的革命!



3.jpg

如今,樂教樂學已經走進了兩萬多家學校。鮑岳橋希望通過信息化讓城鄉教育資源更加均衡


      教育的情懷和極致的產品,讓樂教樂學穩穩地走過了轉型后的第一年。截止2016年底,樂教樂學和全國50余個地市教育局開展相關的合作,走進了兩萬多家學校,注冊用戶達到近2000萬,日均活躍用戶130余萬人。公布這組驚人的數據的時候,鮑岳橋喜上眉梢。但最讓他有成就感的并不是這組數據,而是樂教樂學在過去一年里實實在在地改變了學生的學習方式,最顯著的是,曾有一個班級在不到一個學期內成績整體提高的案例。

      樂教樂學抓住了學生的痛點。學生不愛學習有幾個方面,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學習很枯燥乏味,以及知識點不量化,也就是學生不知道要付出多大努力才能學會一個知識點。針對這些痛點,樂教樂學怎么出招呢?

      做游戲出身的鮑岳橋深知,游戲之所以能黏住用戶,是因為虛擬的游戲世界能夠提升人的成就感。“實際上一個人喜歡一件事情的本質,就是成就感驅使的。”受游戲的啟發,鮑岳橋想到,既然網絡游戲的虛擬成就感是可以量化的,比如,再砍兩頭豬就可以升級,再等5分鐘,就可以建完一座房子,學習為什么不能量化呢?“人對量化的事情特別有耐心。如果學生們不知道要學多久才能學會一個知識點,不知道做多少習題才能獲得100分,他們是很容易放棄的。”

      按照這個思路,樂教樂學先用游戲化學習的理念把知識切碎,比如,樂教樂學會告訴學生,本學期這門功課是由100個知識點組成的,做多少習題就可以學會一個知識點。然后設置升級、積分、勛章、金幣等彰顯成就的方式,告訴學生們學習多長時間就可以拿到一枚勛章,拿到幾枚勛章就可以升一級……與此同時,樂教樂學還特意設置了“聯隊”的屬性,如果連隊中的一個成員做錯了題,整個聯隊的戰績都會被清零。這樣,學生遇到問題,為了不拖累聯隊“戰績”,就會主動找家長或者老師幫忙解決,周而復始,學生就會漸漸養成積極的學習態度,同時也會養成自主學習的習慣。

      “我們實際上像一根導火線一樣,一旦觸發了學生的學習動力,他的成績自然就提高了。這也是我們所倡導的理念,讓學習變得更有趣。”

      短短一年多的時間里,鮑岳橋已經改變了很多人。采訪即將結束,鮑岳橋又點燃一支煙,他笑容燦爛,吸得似乎比平時更加津津有味。這幅畫面突然讓記者想到樂教樂學網站上的一句話:“總夢想著有一天,樂教樂學不僅僅是一個品牌,而是一個真理。”鮑岳橋就是這條真理的創始人。





大香蕉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