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技術創新,讓教與學快樂起來——專訪樂教樂學創始人鮑岳橋

2017-02-09 14:29:29 來源:中國經濟網

      鮑岳橋是個傳奇人物,早在Windows操作系統之前,他發明的UCDOS漢字系統,就已經名揚國內,市場占有率高達95%,玩電腦的幾乎無人不曉。1998年他創立的聯眾游戲再次風靡全國,成為當時國內最大的游戲網站,注冊用戶高達5億,很多人都是因為聯眾才買的電腦。2007年后,他轉身投資,7年投了70多個項目,又成為國內著名的天使投資人。這是一個滿身光環的人。

 

   久違的教育情懷

  很難想象,鮑岳橋在高三的時候還覺得考大學是一個難以企及的夢想。他就讀的中學,連續三年沒有一人考上大學,而他當時年級排名在三十以外。一位英語老師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只用了一個學期,鮑岳橋的英語成績就一躍成為全班第一名,而他的總分也成為了全年級第一名,最后終于考上了杭州大學。“之前,我其實也花了很多時間在英語上,但就是記不住。等有了興趣以后,感覺像是過目不忘一樣,而且自覺利用碎片化時間學習,效率特別高,最后發現英語反而是最容易學習的科目”,說起這段經歷,鮑岳橋難掩興奮。

  對鮑岳橋來說,這位名叫賀永生的老師是他生命中的貴人。為了感恩,老鮑一直希望自己能夠在在線教育領域做點什么,“當年,賀老師憑借豐富的教學經驗激發了我學英語的興趣,但在傳統教學領域,一個老師很難激發整班學生的學習興趣。而借助互聯網技術,我們完全有可能激發更多學生的學習興趣。特別是做了聯眾游戲后,對興趣、成就感、學習動力的循環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就有了一種使命感,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改變更多學生的人生軌跡”。


  技術成就夢想

  隨著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特別是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方面的突破,顛覆傳統教育的時代來臨了。鮑岳橋認為技術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主要推動力,兩千多年來,傳統教育之所以沒有發生質的變化,就是因為技術工具沒有發生質的突破。 “教育信息化如今在很多地方實際上是被邊緣化的,校長和老師對信息技術的作用持懷疑態度”,但鮑岳橋卻預言,五年之內,信息技術必將改變傳統教育,極大地提高教學效率。

  鮑岳橋舉了一個例子,火車剛發明試車時,一個小伙子趕著一輛馬車和火車比賽,結果馬車贏了,這個小伙子就嘲笑火車慢。用在今天,教育信息化就像是火車,傳統教育的潛力已經被挖掘得差不多了,而信息化這列火車才剛剛起步。2014年,鮑岳橋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終于在接近“知天命”的年齡,再次出山創業“樂教樂學”,我們看得出來,老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教和學變得更加快樂。

  很多朋友對他的這次創業甚為不解,在線教育的水太深,許多人懷抱教育情懷、滿腔熱血沖入其中,最后輸得很慘。“如果能夠把這件事情做成,那這輩子就真的就心滿意足了”,我們能感受到鮑岳橋身上這種強烈的使命感。


  從頂層設計到需求導向

  談到教育信息化,鮑岳橋滔滔不絕,他認為和互聯網的發展相比,教育信息化的發展相對緩慢。“微信只用了五年多的時間,就席卷了幾乎全部的智能終端用戶。以前很多人枕邊放著一大堆書,每天睡覺前一定要看會兒書,如今這些書都被手機替代了,生活中信息化帶給我們的改變實在是太多了,而我們大部分老師目前還停留在PPT的階段”。

  那么為什么教育信息化發展落后于其他方面呢?我們一般都認為是因為教育行業的特殊性導致的。可老鮑不這樣看,他認為導致教育信息化發展緩慢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政府采購模式。目前各級教育局采購信息化產品多數使用和硬件相同的方式,即由教育局定下產品要求,發標書,企業投標的模式。這種方式會導致企業產品研發圍繞著教育局的標書走,企業把工作重心放在招標前,而一旦中了標之后,又忙于去投下一個標,真正用戶體驗、運營、產品改進等方面投入精力有限。最終導致真正優秀的、接地氣的產品少,看上去都很美,真用起來又到處是問題,學校和老師經過多次嘗試信息化產品不理想后,就慢慢對信息化產品出現觀望,甚至抵觸情緒。

  教育信息化領域大家都特別強調頂層設計,試圖在早期把用戶的需求徹底分析清楚,然后根據需求開發就是了。“實際上互聯網產品的思路并非這樣,很多成功的產品和最初的想法簡直是大相徑庭。坐在辦公室是根本無法真正把產品的需求想清楚的,即使你想出來,往往根本也不是用戶真正想要的東西。就算是馬云、馬化騰當年對于產品的長遠發展方向和思路也不是很清晰的。所以,互聯網產品一般都先尋找一個切入點,在用戶使用的過程中去尋找真正的產品需求,然后快速迭代。比如樂

  教樂學,從2015年初推出后至今,已經迭代了109次,如果通過招投標購買,這幾乎是無法想象的”。

  另外,鮑岳橋認為,在“三通兩平臺”的大背景下,各級教育局紛紛自建平臺也容易進入一個誤區。一個大平臺的建設不僅投入很大,其運營、維護工作也相當繁重,各級教育局又沒有配備相應的人員,企業也很難為每一個合作的教育局都組建一支運維團隊,最終往往達不到真正常態化應用的目標。那么到底如何才能讓區域教育信息化能夠快速發展呢?除了利用互聯網思維,快速迭代,研發接地氣的產品之外,鮑岳橋又總結了三條經驗:以面促點、上門服務、運營思維。

  以前教育局做得最多的就是以點帶面,但仔細回顧一下就會發現真正最后做成面的非常少,高大上的產品,往往門檻過高,大部分老師無法適應。所以,鮑岳橋提出了以面促點的思路,就是先通過門檻低、普遍需求的應用,把老師請進來,逐步就會有老師開始使用高大上的應用。比如微課、在線作業這樣的應用,如果按以前以點帶面的思路,往往最終使用的老師很少,而通過以面促點的思路,目前樂教樂學上就已經有幾萬個老師在常態化應用了。

  很多不錯的產品最后不成功的重要原因是服務不到位。大部分人第一次使用微信都是在其他人幫助下完成的,微信尚且如此,信息化產品就更需要幫助了。“如果老師一次也沒有使用過,說明服務工作沒有做到位;如果老師來了又走了,那就說明你的產品沒有做好”。為了把老師們請進來,每當一個地方合作啟動之后,樂教樂學會成立一個專門的服務團隊,長期駐扎本地,到學校甚至走入辦公室,幫助老師完成第一次使用。

  創業是無比艱辛的,但看到自己努力獲得的累累碩果,一定會感到無比欣慰。樂教樂學自2015年推出后,已和20多個地市開展深入合作,用戶規模接近2000萬,活躍用戶更是在同類產品中遙遙領先,還收獲了各地教育局、老師、家長和學生的滿滿好評。“隨著品牌的傳播和口碑的積累,2017年樂教樂學將呈現井噴式發展,預計17年底,用戶規模將發展到5000萬以上。目前,已有的幾款游戲化學習應用每天都有大量的學生參與,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工作也在積極開展,平臺的價值已經開始呈現”,老鮑不無自豪地說道。


  樂教樂學是優質的,也是免費的

  樂教樂學采用阿里云+CDN,全國統一部署,公有云和私有云相結合,省、地市、區縣、校分級管理,平臺已穩定運營近兩年,經受了千萬級用戶的考驗。“我們相當于給各級學校、教育局都建了一個平臺,不用建機房,不用買服務器和帶寬,既可以自行獨立開展工作,也可以在全國范圍內共建共享”。

  樂教樂學采用完全免費的方式和各地教育局開展合作,公司承諾平臺上的所有應用和資源永久免費。“只要教育局同意,我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讓當地信息化的應用水平有一個快速的提升”。

  樂教樂學通過快速迭代,從2015年初的3個應用發展到如今的20多個應用,涉及教育管理、教學工具、教學資源、學習工具、學習資源、交流溝通、家庭教育、個性展示等,關鍵是所有的應用都不是擺設。“如果這個應用使用者很少,就應該果斷撤下,重新考慮用戶的需求”,鮑岳橋表示樂教樂學要“助領導量化管理,幫老師增效減負,激學生學習興趣,促家長參與學習”。

  說到贏利模式,公司靠什么生存?永久免費的背后到底是什么?這也是各地領導最想了解的。“我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如果一邊高舉著教育情懷,另一邊又悄悄地干著偷雞摸狗的勾當,這不是我要做的教育,這也不是可以長期良性發展的模式” 鮑岳橋說,“其實,這個平臺成敗的關鍵在于能否長期黏住龐大的用戶群體。如果我們這個平臺有2000萬活躍用戶,就算是銷售學生日常用品,每種產品也是數百萬級別的需求量,這就足以形成性價比的優勢了。我在淘寶看到一款標價100元的品牌書包,如果批發量超過1萬個,廠家批發價只有35元,如果平臺的團購價格70元,那么就可以實現多方共贏了“”。

  鮑岳橋真是一個坦率的人,渾身透著一股IT男的味道,我們衷心祝愿老鮑能夠實現他的心愿。也許若干年后,鮑岳橋身上又多了一道光環,那就是樂教樂學帶給他的。


大香蕉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