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教育平臺樂教樂學,是如何實現跨越式發展的

2016-12-13 15:57:14 來源:網易

      在線教育是讓很多投資人害怕的行業,在線教育的水比較深,而且教育又是一個比較慢的行業,很多人都不敢投", 這是天使投資人鮑岳橋經常說起的一句話。從天使投資人的視角來看,這 10 年間鮑岳橋選擇投資的普遍是互聯網金融、VR 這樣的行業。但是在告別聯眾游戲、做了近 10 年的天使投資人之后,他再一次成為了創業者,做了一款面向學校的平臺型產品:樂教樂學。



      2004 年時,在鮑岳橋還沒有離開自己一手創辦的聯眾游戲的時候,他已經注意到了教育行業的發展機會,認為這個領域 "一定會出一個大體量的項目,于是便成為了樂教樂學早期(當時還叫一起學習樂園)的天使投資人。

十年前的樂教樂學剛剛起步的時候,團隊的想法是做一個游戲化的學習平臺。但那時北京四中網校這樣的在線教育產品也剛面世不久," 游戲化 " 概念提得太過新鮮。在鮑岳橋看來,這款產品堅持了十年,用戶留存、家長的接受度都比較低,標準化復制很難。" 從投資的角度來看,這并不是一個理想的產品。


      十年后的 2014 年,鮑岳橋結束了自己做天使投資人、享受極限運動的日子,全身心的投入到樂教樂學的項目中,用他的話說,這個產品畢竟是他想做的,想了想,還是下了個決心,決定自己沖進來做。


      之所以要做難度較大的教育平臺,源于當年做聯眾時的經驗。1998 年,聯眾成立。同時期,BAT 也成立了,但是這三家的成立時間甚至稍晚過聯眾。聯眾世界風靡一時,一度穩坐國內網絡游戲的頭把交椅,占到過整個市場 85% 份額。在上市前的公告里,聯眾形容了當時的網游行業 " 競爭非常激烈 ",尤其是棋牌類游戲,受到很多來自同類公司的壓力。


      98 年開始創業時,鮑岳橋也曾考慮過做游戲還是 IM,最后考慮到做游戲類產品不用培養用戶,最終還是放棄了 IM,而騰訊靠著非常早期的 QQ 就把聯眾的用戶搶了過來。在游戲上,聯眾還是沒有干過騰訊,鮑岳橋已經預測到了騰訊會在哪一年超過聯眾。“棋牌類游戲的差異化是很難打的,我們應該更早的去做轉型,做天使投資時,我們很少投游戲相關的項目,不投游戲不是因為我想不開,是因為我想做一些沒人干過的、從無到有的事情。" 鮑岳橋說道。 騰訊打敗聯眾就是靠著騰訊 海納百川 的大平臺,所以鮑岳橋在做教育平臺時,樂教樂學始終沒有做單點切入。


       算上這次投身教育,樂教樂學已經是鮑岳橋第四次創業。這幾年里,雖然產品的用戶數在增長、公司也在2016年年初獲得了 6000 萬人民幣 A 輪融資,但這個項目卻始終沒有在媒體上做過披露。鮑岳橋解釋說,就是因為在線教育的水比較深,自己想先摸摸看。如果現在還有創業者想在在線教育領域折騰一番," 平臺型 " 這個概念一定會被拋棄,因為對大多數人來說,做平臺就意味著大投入、什么都要做,但什么都沒法做精。但是如果以投資人的視角,鮑岳橋卻做了一個集 20 多個應用于一身的產品。單點切入的門檻低、起量快,說服老師使用容易,但是產品比較單薄,很難做延展。



       對于在線教育,目前沒有一款產品可以滿足老師、學生、家長多元化的需求,平臺型的產品初期難度會大一些,但是后期的延展性就會好很多。 用戶一開始用產品就有很多要求,如果只做一個產品、一個功能,單推一次都會很復雜。培養老師的使用習慣是市場推進過程中最耗費精力的地方,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講,老師的習慣一經養成又很難改變,流失率比較低 , 想要吸引住老師,一定要給他們做 " 增效減負 " 的事情。" 樂教樂學現在就像微信一樣,要把平臺搭建好。


       對教育場景下的不同人來說,樂教樂學是教學工具、管理工具、家校溝通工具,也是內容平臺。在平臺上面,老師能通過數據統計看到不同地區、不同人群、不同教材版本的錯題率,通過語音添加錯題解析,再有的放矢地推送題目給學生。


       對老師來說,“樂教樂學”就像是一個學校版的 " 百度文庫 ",經過平臺審核后,老師可以上傳和共享自己的教案和作業文檔,上傳教學內容對老師來說是一種成就感,是一種分享后的快樂。現在樂教樂學平臺上共有 40 萬套作業模板,平臺會對每套題進行人工審查,未來也會通過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的方式來整理題庫。


      在使用樂教樂學時,目前有 85% 的老師使用樂教樂學布置作業,通過拍照、文檔等形式,老師可以把當天的作業傳遞給家長和學生。但是家校類產品都面臨一個壓力,就是老師會把通知和交流搬到微信群里,但微信群的弊端則是很難通知到所有人,而且微信群缺乏管控。針對這方面,樂教樂學通過設計,將老師轉變成管理員,這樣就避免了通知到達率和管控的問題。此外,平臺上有很多以班級為單位的小集體,記錄學生在校的活動情況。


      內容方面,樂教樂學以和出版社版權合作的方式放入了古詩詞、成語、口算題、課外讀物等內容,學生可以發表書評、做批注,平臺在此基礎上開發了很多游戲化的互動。以后樂教樂學還會以自己開發和對外合作的方式完成,給老師提供教育資源、給家長提供教育資訊閱讀。


     " 我們不想以游戲化學習為賣點做收費," 鮑岳橋說。在他看來,這會給老師帶來負擔和壓力,他更希望樂教樂學的工具和內容是免費的。教育類產品大多是漏斗形用戶,想做付費轉化需要很龐大的用戶體量,鮑岳橋表示,樂教樂學不想走傳統教育信息化的道路。" 但是我覺得可以跳出去看。" 他說,2015 年,教育培訓行業的總支出是 1.2 萬億人民幣,其中有 1/3 的錢都用來做廣告和招生了。加上樂教樂學的用戶都是區域性的,這有可能會是產品變現的方向。


     " 三通兩平臺 " 的口號被提出后,“樂教樂學”有了和教育局談合作的機會。現在樂教樂學產品已經進入全國50多個地市的 2 萬多所學校,有了接近 2000 萬注冊用戶和 200 萬月活,已進入平臺的快速發展期。


大香蕉88